【我與豫酒的故事】 結緣賒店酒

開始還以為是兆豐年的瑞雪,誰知鵝毛似地飄了四晝夜,成了暴雪——暴雪帶災,第五日紛旱,鄉政府能下去的人員全部分配到各村訪災、勘災、救災去了。大概因為我是縣里下來輔導的吧,我和兩位鄉文化專干仍在鄉文化站辦公室里烤著紅紅的炭火研究劇本。“戰罷玉龍三百萬,敗麟殘甲滿天飛”、“銀妝素裹,粉堆玉砌”、“……”好吟幾句的小丁不吟了。第六日,我再也坐不住,說:“我們也下村吧。”“下哪村?下到他們已經去過的村是白下。”站長小艾剛說完,手機響了——他接完電話,說:“二位,立即去嶺腳單屋!”

外頭真冷啊,我們如走進了冰窖。我的酒

小艾說:“一位原籍河南賒店鎮的周姓軍隊轉業干部,娶妻本鄉嶺腳單屋,退休后長住此處,子女在外頭發展了,誰接他他也不去,說是要陪著長眠于此的老伴。此老平生特好杯中物,因桑梓情深,只喝故鄉河南賒店酒業的賒店酒。剛才周老打電話向鄉長求救,說暴雪封了大門,后山有雪崩的危險,鄉長要我們火速前去。”……

一到嶺腳單屋,我們立即四肢并用,扒去大門外厚雪,拉開門,周老直向我們作揖,連說“謝謝”。

2.jpg

救人為首——我們合力把周老半扶半抬地弄到兩百米外的安全地帶,再按貴賤搶救電器、家具、雜物……一個鐘頭后,手腳凍麻木了,不聽使喚。我平生沒受過這種冷、累,真想……突聽小艾驚喜地說:“郭老師,這里有瓶賒店酒,酒能溫心暖身祛乏增力,我們喝了它吧。”我從未喝過酒,問:“酒有如此威力?”小丁答話:“古話說‘口動三分力’,水都能,何況美酒!”“可沒經過周老允許啊——”我說。“周老開通豁達,不會計較一瓶酒的。”小艾說畢打開包裝取出酒瓶擰開瓶蓋,二人讓我先喝,我抿了一小口,把酒瓶遞給小艾后,將酒慢慢咽下,一縷清洌綿甜的酒香蠕過喉嚨蠕過食管蠕進胃里,生平第一次品到如此美酒,爽極了!瓶再轉到我手里,我連喝幾大口,立馬,一股暖流從胸口蕩開,彌漫全身,五體有了暖意和勁力,冷、累果然輕了許多……

我們剛把最后的雜物搬到安全地帶,忽聽背后傳來一陣悶雷聲,回頭一瞧,后山崩雪將嶺腳單屋全埋了。我的酒

“是你們救了我啊!”周老說罷就要下跪,我趕緊放下東西扶住他。他又在搶出的物件中翻找,找出那瓶賒店酒,雙手捧著說:“請恩人們喝了它,暖暖身子。”我正要說那是空瓶,小艾接過來后朝我和小丁眨眨眼,說:“謝謝周老——我先喝!”說吧,擰開瓶蓋,灌了一大口“酒”,我倆明白了小艾的意思,輪流“喝”起來。“酒”喝完了,周老滿意地笑了,此時,鄉政府后援的人趕到了……

4.jpg

因為賒店酒在那艱苦的關鍵時刻給我帶來了溫暖和力量;因為我生平第一次開喝的是賒店酒;因為賒店酒酒體豐滿、清冽甘甜、回味無窮、風味獨特,飲后神清氣爽、心曠神怡;因為我特別感佩她的芳名——賒店酒,河南省賒店鎮賒店酒業公司生產的酒,本真、自然、坦誠、樸素、實在……不像“瓊酥”“流香”呀,“壽泉”“腦酒”呀,“龍興御液” “東方劍橋”呀……矯揉造作、故弄玄虛、用字晦澀、深奧難懂,說不定還是純酒精勾兌的呢。因而我對賒店酒情有獨鐘——此后,請客,我必備賒店酒;做客,我必點賒店酒。

作者:郭森

“一五一十說豫酒——我與豫酒的故事”

征文大賽火熱進行中

掃描了解“我與豫酒的故事”有獎征文大賽詳情

關注微信

產品推薦

相關文章

第四色男人的天堂